绝密押运

查看: 发布时间:2014-09-22 分类:企业资讯
0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年02月14日04:00  

  

绝密押运
 

 

  娱乐就是兵看兵。

绝密押运
 

 

  停靠某小站,下车执行警戒,能看到车厢内的钞票箱。

绝密押运
 

 

  途中列车编组警戒。

  封金剑华西都市报记者李逢春摄影报道

  ●闷罐车厢没有水、没有卫生间,不通风、不透气

  ●每次执行任务,一旦个人思想上出现不稳定因素等将出局

  ●战士们说:“金床银床,还不如睡一块木板床。”

  成都运钞兵档案

  押运工具:闷罐火车

  每年押运总里程:25万公里左右

  押运目的地:上海、北京、南京等10多个国内城市,最远地方为鸭绿江

  饮食:方便面、压缩饼干和矿泉水

  住宿:“睡在钞票上”

  主要娱乐:“手托枪,兵看兵”

  押钞后安排:不离站,交接完毕立即原路回成都

  2月7日,清晨。一群身着防弹衣、手握冲锋枪的武警战士,分批蹬上一列火车的闷罐车厢。随着车厢铁门“轰”一声重重地关上,列车缓缓驶离车站。留在站台上的另一批的武警静静地收枪、集合、乘车离开……

  这是成都唯一一支专司钞票押运任务的部队,一次押钞时的真实写照。

  入伍一年多的上等兵肖俊,终于第一次被派出执行押钞任务。武警成都支队的支队长李在元说,押运中队这次的押钞目的地是西安。

  前日,武警成都支队某中队官兵历时6天,携带枪弹,行程2000公里,圆满完成这次押钞任务回到成都。关于这趟成都版的“绝密押运”任务,肖俊和战友接受本报记者专访,讲述这一路承载的太多艰辛和紧张……

  【执行任务】

  和衣而卧,身下真金白银当床

  入伍8年的山东籍中士石勇,担任长途押运任务有50多起,去过国内很多个城市——虽然每次都没走出过城市的火车站,押运交接后立即返回闷罐车即刻回川。

  “平常我们开玩笑,自称是天府的‘天涯运钞兵’,押着巨额的钞票或真金白银走南闯北。我们没什么特别的,就是有一个特殊待遇,我们是睡在钞票上的。”石勇笑说。

  这一趟去西安,石勇和他的战友晚上都是和衣而卧。闷罐车内装着成箱的钞票,大家可以把便床搭在钞票上。在夏天执行任务中,由于闷罐车里热,不少战士干脆睡在钞票箱子上。

  由于任务的特殊性,石勇与战友随时保持警惕,一般都睡不好觉。

  火车一路剧烈颠簸摇晃,他们经常被摇动的钱箱夹伤,有时还会被摇滚到地板上,摔得头破血流。“一路吃的是方便面和面包,上厕所只能用纸盒子或矿泉水瓶就近解决。”

  【真实感受】

  “金床银床,不如睡一块木板床”

  押钞过程中,除换岗等少部分时间外,战士们都得呆在闷罐车厢里,没有水、没有卫生间,全程无法洗澡。这里不通风、不透气,是一个封闭的“铁匣子”。

  在外人眼里,押钞兵与钱为伴,睡在世界上最贵的床上,感觉肯定特别爽。但肖俊这趟回来后,听到这话连忙摇头:“睡过‘金床’,我才知道那是啥滋味!”

  参加过押钞任务的战士们都说:“金床银床,还不如睡一块木板床。”私下里,战士们把在钞票上搭起来的便床戏称为“金床”,睡在上面比睡在碎砖头上还难受,何况还要穿防弹背心,枪不离手。

  【非常情况】

  战士持枪警戒曾夜遇“铁锹队”

  中队长黄彪说,这次西安押钞任务非常圆满。但是,十几年来的押钞任务还是碰到过不少小曲折,足让执勤战士吓出冷汗的事情也发生了不少。

  中队里的人都知道10年前的一次“险情”。当年一趟押运到丹东的任务,天刚黑时,火车停靠在陕西省秦岭境内一个山里小站,战士们站在车厢外持枪警戒,就在这时,突然发现数百个拿着铁锹的人从四周朝火车冲来。

  “紧急情况,警戒!”战士们将子弹推上膛,带队班长大喝一声:“退后!”听到武警大喝一声,冲来的人群又转而涌去其他货列。这时,战士们才得知这群“铁锹队”是想扒煤车的当地村民。靠着押钞兵的冷静与果断,这一插曲很快过去。

  【六关考核】

  受领了押运任务 立即与外界隔绝

  肖俊被分配到押运中队后,他没想到,并不能立即去押运,还要“过六关”经过考核,才能正式成为押运兵。

  黄彪说,他在押运中队4年多了,根据多年的押运经验总结了“过六关”,就是思想关,身体素质关,军事本领关,政审关,工作优异关,群众推荐关。 一般新兵起码要熬半年后才会得到押钞机会。每次执行押运任务,都要经过严格筛选,一旦个人思想上出现不稳定因素,家庭有变故等都将直接出局。

  战士只要是受领了押运任务,为确保万无一失,就要立即与外界隔绝起来,不能给自己的亲朋好友打电话,不能写家信,直到上车前才明确自己押运到达的地点。